精华都市小说 穿越紅樓賈迎春自救指南 txt-第五百三十七章 早起引發的爭執鑒賞

穿越紅樓賈迎春自救指南
小說推薦穿越紅樓賈迎春自救指南穿越红楼贾迎春自救指南
到了临近晚上的时候,林如海果然派人来了荣国府,说是要去林府那边简单的休整休整,等事情理顺了,后日一早带着黛玉来府里看望贾母。
林如海如今可是京都炙手可热的人物,又是“太上皇的心腹宠臣”,贾母心里虽然有些埋怨他的怠慢,不过面上却什么也看不出来。
翌日一早,又打发了鸳鸯以及她身边的李嬷嬷去林府那边送了不少的东西,就让人将大房和二房的人都叫到了荣庆堂,说是要商量一番如何迎接林如海的事情。
这点上迎春其实心里还是能想得到的,林如海虽说是荣国府的女婿,但是却也是二品大员,自然和林妹妹进府的时候是大不相同的。
不过就算早知道会有差异,可是在听到贾母让两房人卯时就在荣国府大厅里迎着之后,还是有些目瞪口呆。
如今可都已经进了腊月,按照京都的气候,到了辰时的时候天都还没亮呢!
贾政和贾赦又不是什么高级实权人物,连早朝都不需要上的主儿,这么早就起来是要做什么?喝西北风吗?
再说了,正常的有礼数的人家登门拜访的时辰也都会选择在巳时三刻之后,这么提早四五个小时简直是有病,想到居然要这么早从被窝里爬出来迎春就觉得无语极了。
“母亲,这也太早了些吧,林妹夫送来的帖子不是也已经说了吗?明日到咱们府上差不多就是巳时了。”
贾赦余光注意到了迎春撇嘴皱眉的样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顿了顿,开口对贾母说道。
“你林妹夫……是外面人……吗?他是……你妹妹的……夫婿,他说……巳时来……就巳时……来,你不会……派人去……去迎一迎他吗?你……不操心……你弟弟的……事情,难不成……还拦着我……找他?再说……了,玉姐儿……那孩子……一走就是……大半年,我想她了……想赶紧见见她……不成吗?”
贾母看起来有些生气,拖着身子想要坐起来,不过失败了,只好半倚着床榻道。
她的半个身子不能动,之前流口涎的毛病也更厉害了,这会儿虽说穿的金尊玉贵,打理的也干干净净的,可是这么半靠着,怎么看都是一股子颓然的意味。
“母亲别生气,咱们府里的事情可都等着您呢。”
鸳鸯和李嬷嬷都去了林如海那里,王夫人为了挣表现也没让其他人侍候,拿着帕子站在贾母身旁,这会儿给贾母擦口涎擦得简直都要吐了,一向惯于演戏的脸都有些绷不住,僵笑着说道。
“母亲,儿子也没说不管啊,之前不是告诉母亲了吗?只要二弟老老实实在府里待着,别再出去惹事,这件事情最多半年也就过去了,出去胡乱活动反而容易坏了事。”
“半年?长兄……母亲……”
贾政也不是真的傻,康王刚出事情的时候他是真的害怕,整日整日的做噩梦,可是这些日子下来,他也知道上面是放过他了,不过人都是得陇望蜀的,他认识没事了,心里却又不甘心起来。
之前为了晋升的事情他可是没少往里面贴银子,就连好不容易接着元春的名头克扣下的银子都送了出去。
眼下他觉得自己也不贪心,不做什么工部侍郎了,外放去做那个学政也不错,既不在太上皇和当今眼前晃悠,又能出去积攒履历,是他眼下最好的机会了。
“你……看到……了,你弟弟……都多大……岁数了,要是再……错过了……这一回,以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头呢?”
三界供应商 小说
贾母上次梦到荣国公之后确实很受触动,对待大房众人的态度也好了很多。
可是就像是邢氏说的,她偏疼贾政已经成了习惯,这些日子又被贾政不断的洗脑,说是想要心安理得的下去见荣国公,就得让贾政出人头地,这样才能向荣国公证明他当初的想法都是错的。
为了能“心安理得”的见荣国公,她当然要尽力的帮扶自己的幼子。
“祖母,二叔只是爹爹的弟弟,又不是迎儿的弟弟,他什么时候出头跟爹爹有什么关系?”
迎春被贾母理所当然的口气气了一个倒仰,深吸一口气,像是想不明白一样,歪着头看着贾母问。
“你……这里哪儿有你说话的份儿?长兄,二丫头这般不懂规矩你都要纵容吗?”
贾母还没说话,贾政已经像被戳中了肺管子一样从椅子上蹦起来了,气凛凛的指着迎春对贾赦道。
“我自己的女儿我自然会自己教训,不过……我儿好像也没说错什么?”
贾赦宠溺的嗔了一眼迎春,又转头看向了坐在上首的贾母:
“那母亲是想要如何?让林妹夫替二弟求情?如果真的可行的话,母亲又何必找林妹夫,当初父亲留下的东西不是就能做到这一点吗?”
他之前去扬州也不是为了游山玩水,除了之前梅夫子拜托他这位“世叔”做的事情之外,也很林如海就朝堂上的情况进行了讨论,昨日也跟贾母简单的表达过自己的想法,没想到贾母还想逼着他就范,干脆也不忍了,将当初的事情挑明了。
“你父亲?你父亲……留下的……什么东西?”
听到他如此说,贾母脸色大变,有些慌乱的和贾政对视一眼,又对贾赦说道。
明明是冷美人小姐却变成了忠犬大少爷
“就是黑匣子里的东西,母亲难道不知道吗?”
贾赦轻笑一声,又对贾母说道。
他当初是被老国公和荣国公当成继承人培养的,这些要紧的东西自然也是知道一些的,当初荣国公骤然去世,他也曾经在荣国公之前存放东西的地方找过,但是都没有找到。
虽然也疑心过是贾母和贾政私藏了起来,不过几次问贾母都被搪塞了过去,本想着等孝期过了再慢慢哄贾母改变想法。
可是没想到后面接连丧妻丧子,仕途也屡被打压,二儿子还被贾母揽了过去,心灰意冷之下干脆破罐子破摔,只想着混沌度日了。
当然这也是之前的想法,如今他夫妻和乐,儿女绕膝,又在赏鉴金石上小有名气,当初的郁结自然消散了些。
主宰漫威
又有林如海和贾琮贾琏的鼓励,他自然也就振作了起来,总不能连孩子们都不如吧?
“我……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你……你林妹夫……的事情……也说完了,我……也累了……你们都……都下去吧。”
贾母显然也没想到贾赦忍了这么多年,突然就把事情戳破了,忙开口又道。
“母亲,那东西是父亲留给袭爵人的,母亲就算是拿着也达不到应有的效果,反而糟践了,我知道里面没多少东西了,母亲还是将它交给我吧。”
贾赦却不愿意继续被搪塞,直接跟贾母要起了当初荣国公留下来的东西。
“没什么……东西,我……我还没死呢……你就……就要……忤逆……不孝吗?”
贾母显然有些意外贾赦突然态度这样强硬,深吸一口气呵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