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萬靈之域 愛下-第六十一章 殺戮鑒賞

萬靈之域
小說推薦萬靈之域万灵之域
马车的速度不慢但怎么能与全速奔跑的骆千墨相比呢,三色电流覆盖下的骆千墨在黑夜中划出一道匹练,跟最后一辆马车的距离迅速拉进。
在跟马车并驾齐驱的时候骆千墨冥雷匕由正手相握变为了反手,那驾车的喽啰只见眼前电光一闪就感觉脖子处一紧随即呼吸困难脖颈喋血而出。
一击完成,骆千墨之后不断调整身形追赶着一辆辆马车收割着生命,这些人没有留活口的必要留着他们也是个祸害。
几个呼吸间已经有十多个喽啰暴毙在了他的冥雷匕下,骆千墨一甩手将冥雷匕上的鲜血甩掉,骨质的冥雷匕根本不会粘附血迹,再度往下一辆车而去。
只是这一次就在骆千墨即将要得手的时候一道身影从马车内窜出,一拳打在了他的手腕上,手掌一麻冥雷匕脱手而出。
骆千墨闪身而过躲过了再次打来的一拳,脚下发力踩踏着马车轱辘,身体空翻而出,在半空中身上暗流沙涌出化为一道长鞭快速延长席卷住冥雷匕向自己的位置丢来,落地稳住身形的同时也接住了落下的冥雷匕。
落地的下一刻骆千墨没有管朝自己冲来的那个人影,而是在攻击即将落下的瞬间身形诡异一扭擦着那个人的手臂身形再度略出,朝那些驾车的喽啰再度而去。
一个交手他就知道这个人实力跟自己应该相差不大,但他完全有把握战胜,只是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让所有的马车停下,这里情况不明万一真的入了贼窝想要带着这么多人离开可就难了,所以他无心跟此人交手只想着赶紧拦下所有马车。
冥雷匕加持下骆千墨的速度几乎可以说是在骑士层次无人可以匹敌,当然这并不把那些专门在速度上进行加点的人算在内。
全力奔跑下两人的速度瞬间拉大,冥雷匕在他手上变为了收割的利器,随着斩杀至最前方马车的喽啰,冥雷匕上已经有一层淡淡的血色光泽扩散,那种对骆千墨心神的干涉更是进一步提升。
骆千墨站在车队最前方此刻眼睛里隐隐的血芒闪动,突然他身体一阵抽搐刚浮现的灰气瞬间消散而眼眸也恢复了清亮。
刚才他沉浸在杀戮中意识逐渐被一个声音所占据,似乎只有杀戮和死亡才能让他得到满足在没有了杀戮目标后他的眼前竟然出现了几个光点,这些光点位于马车之中,隐隐可以看出这些光点的形状乃是人形,就在他要动手的时候体内的魔力翻涌他才逐渐恢复了神志。
下意识抬头看向距离自己七八米外的马车他吞咽了一口唾沫,刚才那种状态他竟然能够隔着物体看到生命气息,若不是自身魔力发出的警告此刻他可能已经酿成大祸了,这辆马车的里正是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马夫伙计。
“混蛋,我要你死!”说话的正是一直在追赶骆千墨试图组织他进行杀戮的那个人影,这个人影正是这个青鬼强盗团的老大,看着自己收下的兄弟全部死在了骆千墨手上他怎能不气急败坏,好不容易骆千墨停了下来这强盗团的老大宽刀在握,心中的怒火正旺很不得将骆千墨挫骨扬灰。
一刀劈来,骆千墨分神想事情的心被强制收回,身体一轻手臂抓在了马车之上,再一用力整个人好似没有重力般依靠着臂力倒立空中躲开了这蓄力一刀,随即手臂一拉整个人到了车顶之上。
骆千墨调用魔力改变着暗流沙的形状,不多时身上已经汇聚成了一层金属质感的甲胄,磁气重剑入手,一步胯下,以最朴实无华的招式对着鬼头劈下,重剑最不怕的就是硬碰硬,既然要硬碰硬骆千墨就奉陪到底。
重剑不断挥出,骆千墨更侧重于防御,他现在要赶紧解决战斗带着商队离开这个地方,若是被鬼头缠住的话一旦有人来接应这些普通人的生命安全就会受到很大威胁。
出剑的速度越来越快,因为他没有练习剑招的原因,每次看似相同的剑招之间都会有所诧异这也就导致鬼头根本无法摸清骆千墨的套路,只能是被迫防守。
鬼头所握的宽刀应该也有特殊效果,每次都会有一部分碰撞的力量以如同恶鬼的形态沿着骆千墨的磁气重剑直接作用在他的手臂之上,这是以前从未遇到过的。
反扑的强度根据碰撞的力度而定,也就意味着在打出磁气重击时他所要承受的力量是最大的,果然在打出了一次磁气震荡后他手臂发麻已经几乎要握不住重剑了。
不过既然握不住干脆就不握了,拉开距离磁气重剑被他盘旋着丢出,正防守的鬼头看着骆千墨主动丢出自己的重剑也是一愣,随即将重剑挑到一边,身形冲刺宽刀直奔骆千墨喉咙劈砍而去,鬼头这是要让骆千墨以同样的死法以慰手下小弟的在天之灵。
鬼头身材高大肌肉遒劲,如一尊在世佛陀冲着骆千墨而来,魔力波动涌现灌注到了手里的宽刀之后,原本便锋利无比的宽刀更是吞吐着几寸的锋芒朝骆千墨落下。
青涩之恋
金属性魔力!
骆千墨感受着从鬼头身上爆发出的魔力瞬间有了判断,金属性魔力并不算什么罕见属性他也不是第一次见,这种魔力附加的武器的锋利程度不容小觑,本来打算以暗流沙硬接的骆千墨立刻改变了主意,身形一侧后退的同时冥雷匕入手。
短剑般的冥雷匕如拳刺般探出,这一击鬼头无可避免会被命中,不过看着鬼头嘴角突然咧开的诡异笑容骆千墨瞬间意识到了不对,冥雷匕与鬼头的皮肤接触的瞬间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响起,随即骆千墨就感觉胸口一闷一记重拳竟然不知何时镶嵌在了他的胸口。
骆千墨身体倒退而出,双脚发力试图让自己停下,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划痕后他揉着胸口,有暗流沙守护着一拳并没有对他造成实质性伤害。
可他刚才明明一直盯着鬼头的两只手,那凌厉一拳又是从何而来的呢,他现在需要探明这件事情。
鬼头见骆千墨被自己打中,全身肌肉紧绷一层暗铜色的镀层覆盖了体表每一寸的肌肤,金属性魔力的再度开发,这无疑相当于在穿着的甲胄下又多了一层无缝隙的贴身盔甲。
骆千墨看到这一幕强制自己脸上表现出头痛之情,但其实心里已经乐开了花,若是第一次对上这种强化全身皮肤的人他还要摸索一下该如何应对,可有经验在前对于他来说这种皮肤强化的金属人甚至比刚才的肉身形态还要好打。
金属的导电性让冥雷锁链如鸟在空如鱼得水,本就按照魔力最大值产生百分比伤害的冥雷锁链在金属的高通透性面前威力何止翻了一倍,所以骆千墨此刻强忍着笑意暗魔力灌注,冥雷匕变为冥魔匕。
有了金属镀层的鬼头从之前的防御转为了攻击,不断压制着骆千墨后退,看着骆千墨狼狈的样子鬼头甚至舍弃了防御在不断攻击着。
在不断躲闪中骆千墨终于看清了之前打中自己的究竟是什么,在鬼头的镀层下有一团东西在游动着,就在刚才骆千墨故意露出了破绽这游动的东西瞬间从金属镀层下而出凝聚金属化为了一支铁拳对着骆千墨的心口又是一拳。
骆千墨既然是故意露出破绽自然有完全的防御,借着推力再度后撤,看着还在追击的鬼头,骆千墨终于不再隐藏,嘴角一咧,露出一切尽在掌握的笑容,随即暗流沙凝聚成一杆长枪对着鬼头丢了出去。
这个召唤骆千墨之前从未动用,在未知面前鬼头下意识闪躲,改变了之前的运动轨迹。
中了!
骆千墨暗流沙收拢使甲胄成了流线型,冥魔匕上三色中暗红色一瞬间覆盖了其余两种颜色,本就已经有短剑长度的冥魔匕再度弧线性延长,成了鱼鳍匕的样子,这种形状不但保留了匕首的速度而且使得攻击距离更长不用过于靠近对于敌人的反击也有更长时间的反应。
冥魔鲨刃
攻击力+150
效果:在攻击时25%概率触发冥雷锁链,对目标造成基于持有者魔力值的魔法伤害
鬼头魔力再次灌注于宽刀之上,使得本就几寸长的锋焰吞吐幅度到了一种夸张的地步,略微蹲下双腿发力试图以最大力的方式朝骆千墨劈出一刀,只是鬼头在第一步便被卡主了。
我有手工系统
蹲下去了可再也起不来了,地面不知何时沼化鬼头小腿以下已经完全陷了进去,刚才那猛地用力更是加快了下陷的速度,还没等鬼头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冥魔鲨刃的攻击已经在他肋部留下了一道白痕。
鬼头不愧是能当这强盗团的老大确实有两把刷子在这样的时刻竟然没有流露出多少惊慌,对于皮肤的魔力灌注阈值瞬间拉满,原本暗铜色的金属镀层此刻已经有向银色转变的趋势。
鬼头想的很好增加满了防御让骆千墨的攻击无效化,只是这个思路本来就是错的,现在就算是再增加金属镀层的厚度又能怎么样呢,只会让电流传导更好罢了。
25%的概率在冥魔鲨任划出第七下的时候便触发了,鬼头如一堵墙般壮硕的身体在这样的电流中也没有撑过几个呼吸,随即身体便在电流中不断抽搐着,那让鬼头引以为傲的金属镀层此刻反倒成了累赘,致使原本应该导走的电流此刻在体表来回连通又返回体内。
冥魔鲨刃挥出的第二十一下又一道冥雷锁链打出,刚才那一击就已经让鬼头意识模糊这一击之下直接让鬼头昏死了过去,身上的金属镀层随着意识消失也开始溃散,等镀层彻底消失的那一刻骆千墨握着冥魔鲨刃眼睛都不眨地挥出在鬼头脖子上绽放出一朵血花。
只是下一秒原本还被困在原地的鬼头突然被一个木偶人所替代,地上的血迹还在可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傀儡还是替身?
骆千墨下意识看向周围,黑夜中除了风吹草动的声音安静极了,想要在这种环境下找出鬼头谈何容易,魔力灌注停止冥魔鲨刃变回冥雷匕被收入了储物戒,他揉着眉心镇定着自己的意识。
冥雷匕摄人心神的副作用越来越大,刚才他耳边又出现了那个让他不断杀人的声音,这股声音下他心中的杀意和见血的快感都几何倍的提升。
冥雷匕以后得少用,他睁开眼看着周围天旋地转的一切这般告诫自己。
现在还不能说尘埃落定,那些马夫伙计在被他救出来以后看着地上和马车上的死尸像看怪物一样看着骆千墨,对于这些普通人来说他所拥有的力量可不就是只有怪物才可能拥有的嘛。
不过骆千墨也懒得解释,在确保乔妙之无恙后直接将乔妙之抱进了马车让她得以好好休息,她只是被打晕了而已应该睡一觉就能醒来了。
付永昌看着骆千墨整个人直接抱在了他身上,这么大的人了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着实把骆千墨雷的不轻。
在骆千墨的统一指挥下他们驾车原路返回,等回到了大路上一个个早已吓破胆的心才逐渐恢复了平静。
那四个醒着的赏金猎人受伤不轻但还是在谢过了骆千墨之后才各自涂抹药粉吞服药丸或坐或躺原地休息恢复。
这么一折腾时间已经接近破晓,但付永昌还是很人性化的,坚持让所有人睡够了四个小时才继续上路,此刻太阳早已当空。
骆千墨经过这么一晚上的折腾也是身心俱疲,保持着警惕浅浅地睡着了,等他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他刚要伸个懒腰就看着乔妙之正红着脸看着他,让他刚伸展开的臂膀又收了回去。
“你醒了?怎么样,感觉哪里不舒服吗?”骆千墨从储物戒中取一瓶水递给乔妙之,自己拔出塞子咕嘟咕嘟喝了起来。
现在开始是大人的时间
“你从一开始就在,对吗?是为了我吗?”乔妙之深情地注视着骆千墨的眼眸试图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